今天喝假酒了吗

于天地间,独酝一壶酒

狂歌

依旧短小  我不需要粗长
emmmm,ooc有……吧  (一定有)

“你认为自由是什么。”
“不畏强权,不屑伪装,不被拘束。”
“但我觉得,正真的自由,是在被人逼上末路时,还能喝想喝的酒,一路狂歌。”

@柯轲 超想你(@×@。。)






诸葛亮第一次见到他时,就看出来了,他是一个不被拘束的人,肆意妄为,潇洒快活。他有一颗不肯轻易停留的心,像美人鱼,只在生命最后高歌*。老天似乎赞赏他的态度,所以给了他多情的双眸和低沉的嗓音,又似乎婉叹他的一意孤行,所以给他了一个悔改的机会,让他遇到了诸葛亮。

当李白提出分手时,诸葛亮毫不犹豫的同意了,他知道,李白向往自由,渴望去亲自尝遍天下美酒 ,并不会被他所控制。
那是yk市少见的一场大雪,整个城市都变成了白色,人们兴奋的伸出冻红的手去接来自天上的尘埃。李白出门前给诸葛亮围了条围巾,黑红相交的围巾称的诸葛亮本就白的脸更是透明。他们去看了场腻歪的爱情片,去买了晚上要吃的菜,又从小区的小树林中带回了只奶白的小猫。
在诸葛亮将猫冲洗第二遍时,一直斜靠在门口看一人一猫斗争的李白突然开了口:“亮亮,明天上午8:00的机票,我要走了... ...”诸葛亮怎么听不出来,李白要和他分手。
诸葛亮只是顿了一下正在揉猫毛的手,然后头也不回的闷闷的哼了声。他知道李白总有一天会走,只是没想到李白为他所停的时间只有两个月,至少在他认为,应该也得有半年。
李白见诸葛亮头也没回,不经哑然失笑,半试探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怎么,你男友要走了,你就没点表示?”
诸葛亮应着那开玩笑的成分,边将湿漉漉的猫用李白的浴巾包裹起来边说道:“怎么,想要个春晚的阵势来欢送你我分手?”
“只是当初追你不容易,没想到分手却出乎意料的简单… …”李白摸了摸鼻子说道“亮亮,那好像是我的浴巾。”
“这就是你的。反正我们要分手了,明天你也滚了,有什么关系?”诸葛亮接过李白递来的吹风机,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李白圈住诸葛亮极具韧性的腰,在他的脖子上不轻不重的啄了一下,委屈的说道“我不管,那是你给我买的。”
诸葛亮推开依附在身上的大型犬,说道:“李白先生,请自重。”然后继续吹着猫“有时间在这和前男友腻,还不如去准备一下最后的晚餐。”

当诸葛亮醒时,李白已经走了,他只带走了一些必须品,连衣服一件也没拿走。
自己倒走的干净,落下一大堆东西。诸葛亮想道。

当诸葛亮再次见到李白时,小奶猫已经变成了小仙女,发起脾气来谁也挡不住。
他们在出了名的酒吧相遇,醉醺醺诸葛亮被赵云架着正要出门,李白也正好推门而入,“哟,云妹,好久不见。”
“李白,你回来了?”
“是啊,我尝来尝去发现还是这里的酒好喝。”
“可我们市不产酒啊。”
“这么耿直做什么,云妹。”
赵云决定将诸葛亮交给李白“你来了正好,把你前男友送回家吧。”将军师卖了的云妹毫无愧疚,又折回去告诉韩信让他收敛点,不然他是不会把他送回家的。
李白一路半架半拥,到了诸葛亮家门口时,将诸葛亮拥在怀里,摸索着钥匙。
但无奈李白翻遍了所有口袋,都没找到那把开门的钥匙,只好带着诸葛亮去开了间房。而前台的小姐突然说道:“先生,如果您所需要,床上用品放在洗手间。”还很是贴心的提醒道“我认为不要太过,早上会头疼。”
李白无奈笑了笑说:“他是我前男友。”
而那位小姐却一副了解的样子说道:“加油。”
可怕。李白想道。

诸葛亮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了他和李白在文学社时的一番对话:
“你认为自由是什么。”
“不畏强权,不屑伪装,不被拘束。”
“但我觉得,正真的自由,是在被人逼上末路时,还能喝想喝的酒,一路狂歌。”

当诸葛亮醒时,看见李白正在他的床边,对着他笑,那个笑温眷又怀恋,不舍又担心。正当他要说些什么时,李白却突然亲了上来,来了次法式舌吻,在过后,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诸葛亮的下唇,说道:“我被你逼上了末路,你却允许我飞回始初,但你很高明,你收走了我的心,使我不想离开,想在你给我的路上饮我所想的酒,一路狂歌。”
诸葛亮挑了挑眉,带着清晨刚起床时特有的沙哑与慵懒发出了声:“嗯哼?”
“我们和好吧。”李白将头埋在诸葛亮的颈窝里蹭了蹭说道。

*:我依稀记得我看见过说人鱼一生只在生命结束前唱歌这个设定

评论(2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