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喝假酒了吗

于天地间,独酝一壶酒

归雪长情

归雪长情
还是OOC,表打我
短片
千年之狐白✖️冬日舞会亮
有私设【瑟瑟发抖
不要管小标题,我我我...就写写
上一篇是亮亮等李白,这篇是李白等亮亮



*情人残怅无望(上)
下雪了。
狐狸伸出手接着,像有意识般,手掌周围的雪花渐渐聚拢,落在了狐狸的掌心,望着在手掌慢慢消融的雪,狐狸出了神。
“什么时候太白变的如此之呆?”一阵调侃声起:“若让别人瞧去,可要大吃一惊的了。”
狐狸听了才回了神,无奈的笑了笑:“孔明。”
“嗯,如何,今年的雪大吗,我可花了些力气。”
“你怎么不出来?”
答非所问,诸葛亮想道。
狐狸看着在他面前凝结的雪,缓缓成了人形,在终成了实体时才说道:“李某本以为今年你醒不了了,这雪才迟迟未下。”
诸葛亮眨了眨眼,将睫毛上的雪花抖落,笑道:“一年只能苏醒一场雪的时间,我自然要将雪下的大些,”望着狐狸的紫眸,诸葛亮忽然想恶劣一把“好有多些时间陪陪我的亲亲太白呀~”
狐狸却看穿了诸葛亮般,像个大哥哥样走了过去,揉了揉诸葛亮白色的长发,轻声道:“李某也想多看看孔明。”
诸葛亮感觉自己的脸红了 ,而狐狸的话印证了诸葛亮的想法:“你的脸红了。”
“没有!你看错了,是冻的!”
李白也不揭穿他,制造这场雪的“人”还会怕冷?道“好好好,我的挚友,去共饮一番,如何?”
“去去。”
花(枝)前(下)月(雾)下(中),两个长发男子对饮,相撞击的酒器,簌簌而落的雪,让人感觉美到不真实。
然而他们间对话如下:
“太白啊,你醉了吗?”
“好像没,你呢?”
“哈哈哈,蠢!醉了的人会知道自己醉了吗?不会!像我,就没醉,是你醉了!”
“...是吗?可你的脸看起来很红。”
“哈哈哈哈嗝,就说你蠢了吧,这是冻的!”
“......”
“告诉你个小秘密~”
“嗯?”
“你知道 我们友谊的小船翻了 的下一句是什么吗?”
“???”
“哈哈哈,蠢!那你知道为什么我只能在下雪是苏醒吗?”
“为什么?”狐狸问完后却没人回了声,才发觉,雪停了。
在本该是诸葛亮坐的地方却落满了雪。











“李白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女帝手下的军队断蜂拥而至,似乎永远杀戮不尽。
才六月啊,看不到今年的雪了呢。狐狸想到。
随意挽了个剑花,又有几个人因此失去性命。
狐狸将剑插在数不清的尸体上,笑的肆意狂放,等着他们的反击。
他实在没力气了。
忽然间,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了狐狸的眼中,是雪。
六月飞雪。
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,喊道:“孔明,停下!”
然而他耳边却是诸葛亮的轻笑:“太白,停不下了。”










战后。
“还记得我们上次对饮时我说了什么吗?”
狐狸抱着满身是血诸葛亮颤声道:“别闹了,我们去找神医。”
“没闹,救不回来的,快说。”
望着诸葛亮执着清亮的眸子,狐狸道:“......我们友谊的小船翻了。”
“呵,后一句是:然后我们坠入了爱河。所以,太白,亮心悦与你......”
诸葛亮见狐狸没出声,自嘲的笑笑。却觉得狐狸又抱紧了些,低声道“李某也心悦与亮,所以,别走...”
诸葛亮愣了一下,然后附在狐狸耳边说:“我在的,等...”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声。
狐狸看着怀中的雪,明白了,诸葛亮醉酒时所说的话。












*离人落雪归乡(下)
狐狸再此多年都没在看到过雪。












在狐狸以为今生都看不见雪时,雪却不请自来了,伴着清冽酒香。
狐狸只听有一人道:“什么时候太白变的如此之呆...”











END












总是抢镜的雪花的场合:
哈哈哈哈嗝儿,作为目睹了一切的雪花我想说:
天上有了变冷的云就会下雪;亮亮有了表白过的李白就能复活。
所以,之前诸葛亮只是去睡了一觉而已。
不接受任何反驳。

评论(19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