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喝假酒了吗

于天地间,独酝一壶酒

突然迷上李白的白毛凤
果然我只适合打打草稿

突如其来的脑洞
??白X鲛人亮
我果然不适合画画


社会你乔姐:“mmp,劳资的手持都被模仿。”

归雪长情

归雪长情
还是OOC,表打我
短片
千年之狐白✖️冬日舞会亮
有私设【瑟瑟发抖
不要管小标题,我我我...就写写
上一篇是亮亮等李白,这篇是李白等亮亮



*情人残怅无望(上)
下雪了。
狐狸伸出手接着,像有意识般,手掌周围的雪花渐渐聚拢,落在了狐狸的掌心,望着在手掌慢慢消融的雪,狐狸出了神。
“什么时候太白变的如此之呆?”一阵调侃声起:“若让别人瞧去,可要大吃一惊的了。”
狐狸听了才回了神,无奈的笑了笑:“孔明。”
“嗯,如何,今年的雪大吗,我可花了些力气。”
“你怎么不出来?”
答非所问,诸葛亮想道。
狐狸看着在他面前凝结的雪,缓缓成了人形,在终成了实体时才说道:“李某本以为今年你醒不了了,这雪才迟迟未下。”
诸葛亮眨了眨眼,将睫毛上的雪花抖落,笑道:“一年只能苏醒一场雪的时间,我自然要将雪下的大些,”望着狐狸的紫眸,诸葛亮忽然想恶劣一把“好有多些时间陪陪我的亲亲太白呀~”
狐狸却看穿了诸葛亮般,像个大哥哥样走了过去,揉了揉诸葛亮白色的长发,轻声道:“李某也想多看看孔明。”
诸葛亮感觉自己的脸红了 ,而狐狸的话印证了诸葛亮的想法:“你的脸红了。”
“没有!你看错了,是冻的!”
李白也不揭穿他,制造这场雪的“人”还会怕冷?道“好好好,我的挚友,去共饮一番,如何?”
“去去。”
花(枝)前(下)月(雾)下(中),两个长发男子对饮,相撞击的酒器,簌簌而落的雪,让人感觉美到不真实。
然而他们间对话如下:
“太白啊,你醉了吗?”
“好像没,你呢?”
“哈哈哈,蠢!醉了的人会知道自己醉了吗?不会!像我,就没醉,是你醉了!”
“...是吗?可你的脸看起来很红。”
“哈哈哈哈嗝,就说你蠢了吧,这是冻的!”
“......”
“告诉你个小秘密~”
“嗯?”
“你知道 我们友谊的小船翻了 的下一句是什么吗?”
“???”
“哈哈哈,蠢!那你知道为什么我只能在下雪是苏醒吗?”
“为什么?”狐狸问完后却没人回了声,才发觉,雪停了。
在本该是诸葛亮坐的地方却落满了雪。











“李白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女帝手下的军队断蜂拥而至,似乎永远杀戮不尽。
才六月啊,看不到今年的雪了呢。狐狸想到。
随意挽了个剑花,又有几个人因此失去性命。
狐狸将剑插在数不清的尸体上,笑的肆意狂放,等着他们的反击。
他实在没力气了。
忽然间,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了狐狸的眼中,是雪。
六月飞雪。
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,喊道:“孔明,停下!”
然而他耳边却是诸葛亮的轻笑:“太白,停不下了。”










战后。
“还记得我们上次对饮时我说了什么吗?”
狐狸抱着满身是血诸葛亮颤声道:“别闹了,我们去找神医。”
“没闹,救不回来的,快说。”
望着诸葛亮执着清亮的眸子,狐狸道:“......我们友谊的小船翻了。”
“呵,后一句是:然后我们坠入了爱河。所以,太白,亮心悦与你......”
诸葛亮见狐狸没出声,自嘲的笑笑。却觉得狐狸又抱紧了些,低声道“李某也心悦与亮,所以,别走...”
诸葛亮愣了一下,然后附在狐狸耳边说:“我在的,等...”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声。
狐狸看着怀中的雪,明白了,诸葛亮醉酒时所说的话。












*离人落雪归乡(下)
狐狸再此多年都没在看到过雪。












在狐狸以为今生都看不见雪时,雪却不请自来了,伴着清冽酒香。
狐狸只听有一人道:“什么时候太白变的如此之呆...”











END












总是抢镜的雪花的场合:
哈哈哈哈嗝儿,作为目睹了一切的雪花我想说:
天上有了变冷的云就会下雪;亮亮有了表白过的李白就能复活。
所以,之前诸葛亮只是去睡了一觉而已。
不接受任何反驳。

聪明人

聪明人
略OOC...吧,OOC属于我
我第一次发文不要打我
发展节奏略快...吧










月光照着谋士素洁的脸庞,看上去竟比月还皎洁三分,剑客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摇摇欲坠。“一见钟情”?可惜,剑客从不信。
“你该走了”谋士道,从他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“既然剑仙无意闯入于此,那么就还请速速离开吧。”
剑客眨了眨眼,道:“李某也为此感到抱歉,但月色以深,山路难行,可否还请阁下留李某一宿。天亮之时李某定不多留,更不会向外传说这里的事。意下如何?”
谋士微闭双眸,似乎在思考些什么,良久,才缓缓吐出一个字:“允。”
天晓时分剑客向谋士告别,却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先生会算命吗,可否为李某算上一卦?”
谋士盯着他的眸子,认真地说道:“我可不是什么算命先生。”
“是了,抱歉无意冒犯。”
“...小心往于长安。”当剑客转身欲走时,谋士又低低地说了一句。
“多谢。”
他们都是聪明人。














一别多年。
长安之中,一人且歌且载,于城门前极其潇洒地用剑刻下句句诗,然而在刻完最后一笔后,此人被捕了。
醒酒后的剑客心中想着:这不能怪他,要怪就怪此地的酒过于醇香。
在去见女帝的路上,剑客瞥着狄仁杰身边矮矮的魔种,叹息说道:“上梁不正下梁歪!”
“哈?”狄仁杰对这个在城门上刻字的家伙毫无好感。
“你怎么可以做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!简直伤天害理!”
“请说人话。”狄仁杰尽量用着自己所剩的好脾气。
“说人话!”魔种在一边附和着,一对大耳朵不停的又摇又晃,弄得耳朵上的铜铛不停作响。
“你这是在摧残大唐的未来!”
狄仁杰无话可说,并表示不想和这个人讲话。
“你在用童工!”
“呵!”狄仁杰。
“呵!~”魔种。
然间魔种又感觉气氛不对,又连忙补了一句:“我已经成年啦!”
“哦。”剑客冷漠,他还以为能用这件事要挟狄仁杰呢,结果白高兴一场。
殿前。
“剑仙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“陛下也如外人所说年轻貌美。”
“呵,剑仙可有意留下?”
剑客忽然明白了,谋士所说的话。
“李某只区为一介平民,毫无才德可言,请陛下谅解,实属不能胜任这宫中的任何一职。”
“朕也并不强求你留下,只要你已经帮朕了结这一桩心事,今日的事,就当将功补过。“
“谢陛下。”
之后的谈话无人知晓。
三个星期后。
“报,陛下!”
“说。”
“陛下民间传言,剑仙李白独身一人闯入曹营,一夜之间斩完三百将士,却在屠完曹营后不知所踪。”
“也罢,城门上的诗如何?”
“我们已派人用朱砂日夜地磨,可...”
“已多天为何还去不了?”
“剑气深入七分。”
“罢,也罢,留着吧,也是个人才。”















“许久不见,剑仙。”
“许久不见。”
“可还安好?”
“善。”
剑客于谋士的目光相交,剑客只觉得自己犹如撞入了一汪深潭,这汪潭清澈,𨚫深不见底。
“第二次相见,可否告知阁下之名?”
“你不以知了么,太白。”
“被看穿了啊,孔明。”
无言,只留沸水在壶中静静的流动。
“坐。”
谋士换下茶具开始酝酒,又是一阵静谧,只听得风拂过叶子作响,吹落一树海棠。
谋士斟好酒,向剑客示意,一朵海棠恰巧落入杯中,谋士并不在意,呷了一口。
“孔明觉得这世道如何?”
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。”
谋士顿了顿,又小口喝了口酒,并没有说下去。
剑客突然俯身稳住了谋士的唇,谋士也任由他吻着。剑客只觉得谋士的唇竟带着酒香与海棠花香。
“告辞。”剑仙转头便离去。
他们都是聪明人。















等剑客踏遍天下,闻过千万朵海棠,才知:
海棠本无香。

















剑客又回到了这里,拾起了落在地上的一朵海棠,细细的嗅了嗅。
听见不远处屋中传来的袅袅琴声,一笑。
“可已踏遍天涯?”
“无。”
“那回来干什么?”
“余生随君,共赴天涯。”
他们都是聪明人。

一曲终,只余一壶酒,一把剑,一羽扇,一凤琴,及一室缠绵。